分類
日本藤素

孝女失身

「……是的,聽到王凡的聲音……」這次陳麗蓉雖然略有遲疑,不過卻還是執行了我說的話。
啊……….
好不容易將麵包吞下,撒嬌般的拍了下陸正光,嫵媚的說道:「你……壞死了……」
小映相當聽話,自己拿著雞巴放進去後,雙手撐著我的肩膀,開始搖起腰。從下面往上看去,小映因為發浪而潮紅的臉,以及快感帶來的眉頭緊絀,加上胸前隨著搖晃的乳房,這幅景色實在是太刺激了。
小靜對我很好,每隔一段時間會給我一個小小的驚喜,也會主動拿著我發臭的球服去洗,讓我常常會感動一下。
用著煞有介事的口氣反問,男人露出了猥褻的表情。
「希望?我最大的希望是成為歌星,可這個夢太遠了。」
「你不走,我就報警了!」
四〈私密〉
「好好,舔我們的屁眼嘍……」老校工也淫笑著撅起了他的臭屁股。就這樣,我被強迫著舔弄著兩個老年男人的臭屁眼,他們身體的惡臭和沾著屎渣的屁眼讓我幾乎窒息,但我仍然不敢停下來,一下下深深地舔弄著他們,屈辱地吃下舔在舌頭上的屎渣。
「你的手要動,用舌尖舔龜頭!」

日本藤素
後來我跟我閨蜜聊起了這件事,她也說她男朋友以前也有這些問題,後來用了兩瓶日本騰素JAPAN TENGSU就好了。我很好奇日本藤素的效果,我想買給我老公服用一下,最后買了三瓶日本藤素讓他每天堅持服用。日本藤素效果真的很好,沒過多久我老公變得非常強悍,我們重溫到久違的激情,他吻遍我的全身,讓我感覺到有盡情展現自己的舞台。
(14)我們是完全不受這些謬思影響。


抽插、呻吟、喘息以及肉體相撞的聲音混合在一起真的很美……
主任不理會我的哀求,一直在我身上又是揉又是抓,他的陰莖不停的進出我的下體,直到15分鐘後,他洩了出來,才讓我喘一口氣。
他終於吻遍了我的全身,包括下面的小妹妹……
壓下宏美的頭,屁股猛烈上下移動。
她生日那天,剛好是考試的最後一天,我帶上個生日蛋糕到宿舍,給她唱生日歌,她開心得從心底裡笑出來。 「你怎麼知道我今天生日的?」 「我這麼留意你,要知道有甚麼難度?來!吹蠟燭,許個願!」 「呼」一聲將蠟燭吹熄。 「許了個甚麼願望?」 「說出來就不靈驗!」 「來!吃蛋糕!」 我將整個蛋糕摔到Julia身上,令她要去洗澡。 我知道宿舍的浴室用了單向反光鏡,即是說裡面的人看到外面的情況,而外面的人卻看不到裡面的情況。原意是防止被人偷窺,現在卻被我利用了。 「Julia,我人有三急,我可以進來嗎?」 「進來吧!」 一會兒她看到我巨大的肉棒,以她好色的性格,必定會起色心。
嫂子今天果然又穿的她最習慣的超短皮裙,現在是5月份,上身是紅色的低腰上衣,並且也是超低胸的,看到2個雪白的大奶子,真好誘惑我啊!我好想伸手去抓一把再吸上一口啊。一看到嫂子,我腦子裡又回想到了黃色錄像中的很多熟女片段,我早上腦子裡閃過的念頭又出現啊了。
他現在,只是中場休息,只是中場休息而已,這夜,還漫長著哩,這激情,可沒這麼容易結束啊。
於是我便把我的泳衣整理好,再也沒有理會姊夫,便游了上對岸,我上岸的時候,雙腿還感覺到一些的酸軟呢。
躺在床上,兩人互相愛撫著。
又回到床上躺下﹐對美好未來的憧憬﹐使我依然興奮的無法合眼。
美珍害羞的回答︰「1次。」
「趕快舔乾淨就可以結束了吧!」 於是也顧不得羞恥,伸出了粉紅色的小舌努力舔舐著,專挑精液最多的地方舔,卻不知道龜頭也是最敏感的地方,等到她驚恐地發現我的陽具再度勃起時,卻再也來不及了。
當時,我正在炒菜。
說完我就翻過身頭看著天花板,不敢直視妹的裸體,妹卻從床上爬了起來坐在我身上,並且將她的唇貼上了我的唇,開始和我接吻,直到我用力的將她推開,忽然,我看見妹的臉掛著兩行淚。
芳突然沉默了下來,我暗叫不妙,可是卻無法可施,只見芳忽然站了起來開始唱歌
乳房因為被繩子綁著而翹起,兩腿之間被打開呈大字型,男人的性器官……精液吞進去……女體臉上的精液……
我沒好氣的揮揮手,看著芳和她的男朋友–文走向對面的大樓,文是我們系籃的隊長,是容易受女孩子喜歡的類型,他們倆從大一交往到現在,也有兩年了,當他們遠離了我的視線後,我又再度的陷入了沉思之中。
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,我已經被這兩個老年男人幹的半死不活。床上是我一頭零亂的長髮,有的還搭在我汗濕了的乳房上,兩個卑賤、骯髒的老年男人則像兩隻發情的野牛,把我這樣一個清純玉女按在床上野蠻的蹂躪……在老校工特粗的陽具一陣陣的瘋狂攻擊下,我已經語無倫次了,心理上已經徹底放棄了抵抗,我原本被男人強行拉的「八」字大開的雙腿已經癱軟了,男人鬆了手我還是大張著腿,少婦兩腿間迷人的陰唇,淫蕩的翻開著,陰道口脹的大大套在老校工的青筋暴露的巨根上,彷彿是一張小嘴,隨著老校工雞巴的進出,一開一合……
「我…我…想要你…瘋狂的……動…啊」
四方大臉上,大大的眼睛算是畫龍點睛,也是唯一漂亮的地方。嘴很大,嘴唇也很厚。關於她的嘴,很多人都說很難看,但在我眼裡卻是性感,有點像香港電影演員舒淇的嘴,但比舒淇的嘴大,嘴唇也比舒淇的厚實。

「小雪你才是呢,我沒想到你做愛的時候竟然這麼瘋狂,什麼話都說出來了……『陳穎雪大騷逼』……」表哥尖著嗓子學我剛才的浪叫。「討厭……竟然學我,你完了」我正想站起來收拾表哥,才發現表哥的大雞巴還插在我的小穴裡。被我屁股一抬,已經開始疲軟的雞巴從小穴裡滑了出來?
有一回昌哲出國洽公一個月,筱文竟覺得度日如年。
王艷媽媽遠去背影後豐隆的臀部上黑內褲的印記仿佛在召喚我。我情不自禁捂住我的下體。
我們選擇好座位後,當電影開始,我便伸手撫摸我太太的乳房。我太太的乳房是C罩杯,我先在衣服外面摸摸捏捏,當我太太開始有些呻吟時,我便會解開她的衫鈕或者拉高她的衣服,露出她一對帶著乳罩的乳房,乳罩多數是在前面扣的,隔著乳罩,我繼續撫摸她的一對大乳房。
正不知如何裝睡之時,媽媽有很自然地回過頭把尿盆放在身下,身子蹲在尿盆上,一陣唰唰聲飄進我的耳朵,後來我知道並不是所有的女人尿尿都能發出唰唰聲,因陰部不同的結構而有差異。媽媽的陰部因為兩片陰唇很大很厚,才發出那動聽的、帶有哨音的唰唰聲。末了,是幾滴尿液滴在盆中的叮叮聲,這聲音又似敲在我的心跳一般……另一回是初夏時節,天氣已經有些熱,但晚上還是有絲絲涼意的,所以要蓋薄被子。那晚爸媽做愛的時候開著家裡那台十七寸的黑白電視機,現在已經不記得當時放的是什麼片子,或許我壓根就不知道播的什麼,因為我的注意力本就不在那上邊。
早上八點半上班,下午五點半回到家,用完晚餐,晚上八點洗澡,洗完澡後他總是喜歡泡一杯花茶,一邊看電視,一邊與朋友講電話聊聊天。每天大概是十點左右就睡覺,她總說睡眠是女人最好的美容。
把香慈放到了臥床上,一路上自少不了讓香慈想也要臉紅的勾引,香慈微睜著美目,流波似要噴火似的,柔美地望著脫去了最後一層阻礙的男人,那雄偉巨挺看的香慈一陣心驚,但在男人再次壓上身後,那令香慈無比歡樂的觸摸讓香慈僅餘的一點畏懼也飛走了,香慈柔順地脫去了乳罩和內褲,讓噴香洩玉的胴體一絲不掛地裸在他眼前,任他恣意玩賞挑逗。對著香慈赤裸裸、粉雕玉琢的胴體,男人看的目射奇光,真想就此壓下,大幹特幹,但這美食可不能浪費了,他手足齊出,將所有知道的逗女方式完全用上,未曾上馬就把香慈玩的屢屢高潮,樂的香慈快活呻吟著,不知人間何處,只覺這男人真是上天賜予香慈的寶貝,恨不得一輩子都被他這樣貪婪地玩弄著,活活的被他姦死。
她聽見他的話之後,便嘟起嘴巴像個小孩淘氣的笑著。